长安陈政:成熟的品牌设计家族化信号非常强

国际新闻 浏览(1927)

[汽车新闻网报道]2014年11月20日,第十二届广州车展正式开幕。广州车展一直是汽车公司总结前一年下一年计划的行业盛会。2014年充满曲折,2015年才刚刚开始。那么,每个汽车公司将如何总结2014年的业绩,2015年汽车市场将会发生什么变化,汽车公司将如何应对这些变化,汽车公司将如何“应对”?“改变汽车市场,以下是长安汽车领导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精彩语录。

主持人:今天我们是由长安汽车董事和长安悦翔V7设计团队设计的80后副总裁陈政。今天早上长安悦翔V7向我们讲述了长安悦翔V7的设计过程。以下内容可根据长安悦翔V7的相关主题进行设计并与我们的设计团队沟通。

陈政:不要强调80后,但年龄不是问题。

主持人:我们强调产品是80后。

陈政:让我介绍一下我们团队的情况。我负责长安的设计。首先,让我介绍田虞姬。他是长安悦翔V7的外部设计师。卡琳娜蒂斯特凡克对每个人都很熟悉。卡琳娜蒂斯特凡克(Carina Ti Stefanc)是长安欧洲设计公司总经理助理。他负责悦翔V7的外观设计。胡建是长安欧洲总经理助理,负责悦翔V7车型设计。夏慧泉是长安悦翔V7的室内设计师。米尼亚蒂法比奥(Miniaati Fabio)也是长安欧洲设计中心内政部的设计经理。他还负责悦翔V7的室内设计。金舟也是悦翔V7室内设计师。

如果你对设计感兴趣,你可以和我们交流,或者在其他场合,你其实很少谈论建模部分,如何思考什么,我们如何根据这些部分做,我们也不多谈,今天这个和你进行非常深入交流的机会,有什么问题要问。

Media:我想了解长安的设计理念,因为我们知道现在很多品牌都在贯彻家庭化的理念。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看到长安非常统一的家庭化。然而,我们在目前的长安悦翔V7上看到了这样的进步。下一步会不会有长安的设计理念,或者悦翔或这些系列会不会有不同的家庭设计理念?

陈政: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会非常关心这个问题。你想成为一个家庭吗?这一定是必要的。事实上,你刚才提到的一些汽车工厂或其他公司必须把这个地方分成几个层次。如果它是一个成熟的品牌,它的家庭化信号非常强烈。作为一个处于进一步发展过程中的品牌,事实上,它的家族化需要在这之后重新选择。长安应该成为一个家庭吗?是的,但是这种熟悉被分成几个时间段。首先,在这一代人的模型上,正如你所看到的,我们已经实现了“形式和表面语言”的统一,这是普通消费者可能看不到的,我们更多地关注图形。事实上,无论图形是否应该如此匆忙地成为家庭用品,每个公司都有自己的选择。我们公司的战略相对稳定,因为在这方面需要更多的探索。从长安悦翔V7可以看到悦翔、怡东和商志XT的介绍。事实上,如果你说一些图形化的东西,它几乎是不相关的,但是你认为它是神圣的。事实上,在我今天早上的介绍中,我实际上说了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为了把设计限制在图形上,关键是生动,如果这个表达能传递下去,熟悉就会成功。这是我们的想法,也是我们公司希望实现的目标,更像是一种生动的表达。我们正在做这项工作,这项工作需要几年时间。如你所知,一个汽车模型需要三到四年的时间才能问世,而这个模型需要时间来验证。

让我向您保证,我们正在研究的一些产品将很快发布,它已经可以展示一系列类似的形状、语言、比例、姿势和一些图形。如果我们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这件事,第一个方面是比例姿势,第二个是比喻性语言,第二个是图形。图形化的东西只是一家公司的决定,它需要相同还是不同,是否保持多样性。市场上的许多公司有不同的做法,你也可以看看它们。首先是公关

媒体:关于前瞻性设计和实际大规模生产的过程,我们在进行前瞻性设计时会达到什么样的位置?从设计师进行整体概念设计到最终大规模生产,如何解决与工程师的协调问题?因为许多概念性的东西实际上是大规模生产的,这个过程有什么问题吗?

陈政:这个问题很好,我非常喜欢,因为一周前我曾经发表过一次演讲,回到了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我提到的一点是工程和建模设计之间的关系。我相信所有企业都在说,所有独立企业的设计主管都会说这个问题。我用了一个比喻,工程师像男人,我们是女人,模特设计是女人。事实上,它的性质非常相似。工程师注重理性,必须一步一步地实施理性,并在现有技术的基础上采取更男性化的方法。然而,模特更感性,同时也更敏感,这更像是女性的特征。该产品是企业中男女婚姻的最终结晶。如果这段婚姻幸福,父母养育得好,孩子们会有好的结果。

我必须说一件事,虽然今天我们看到了一个建模团队,但我必须感谢项目总监陈泽良先生(谐音)和整个工程团队在这个项目上的合作。这个工程团队非常具有前瞻性,我们可以说这是一个创造性的概念。它突破了技术壁垒,为我们目前的建模付出了很大代价,并且是可以实现的。我也知道很多企业,这相当于婚姻不太幸福,父母不和谐,经常互相争吵,推卸责任,如果不共同抚养它可能会产生很差的结果,会产生你刚才说的结果,我的概念车还好,一直是单亲家庭,造型自己做得好,所以做得很漂亮。然而,一旦他们进入大规模生产,另一位家长说我不同意。当两者不一致时,就没有妥协,没有相互理解,也没有共同点。事实上,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变得面目全非。事实上,谁最后悲惨了?我们可以看到最后一个孩子来证明这段婚姻是幸福还是不幸福。

媒体:我们长安设计团队是一支国际团队。里面还有中国人和外国人。我不知道你怎么看待东西方的审美差异。如何统一沟通?随着这个问题的延伸,长安方面是否认为这款车也具有民族特色,包括服装等。有了这种声音,中国人应该有具有中国特色的服装,汽车是否也需要这种特色。现在,一些外国汽车公司也在努力寻找中国元素,使汽车的外形更符合中国人的品味和美学。

陈政:第一个问题,我说了一点关于中外团队如何达到审美一致性的吹嘘。让卡米纳蒂斯特凡克谈谈他的感受,也许更直接些。

事实上,在一个团队中,我们现在抛弃了东方美学或西方美学,而是长安美学,它是一个企业的设计部门。因此,我们不想加强你在西方或东方是否美丽,或者其中是否有种族因素。事实上,这种美有一些共同点。我们认为它很美,他们也认为它很美。也许你不明白另一个问题。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也许是因为你不了解我们的运作机制。

长安欧洲是设计中心下属的中心之一。设计中心由长安欧洲、长安日本和长安重庆组成。每个地方基本上都有大约100人。长安欧洲的工作状态不是一个孤立的岛屿。它就像一个部门。我们被分成几个项目。例如,这个项目有米尼亚蒂法比奥和卡米纳蒂斯特凡克。他们是这个项目团队的成员。他们只是做这个项目。因此,当项目团队在做这个项目时,他们今天看到的是长安悦翔V7项目团队。当然,一些外国设计师没有回来。有很多审美碰撞和价值碰撞,但这只是团队内部的,我们拿出的是长安美学,这是我们处理美学的基本方法。事实上,我们在做休闲运动和商志XT的时候都回答了这个问题。这不是我们的麻烦,它只是成为了我们的优势。在长安,我们有8个不同的民族,不仅是意大利,亚洲还有韩国、日本和中国。事实上,这种冲突是一个非常国际化的团队。什么引起共鸣或被认为是美丽的,我相信每个人回到家都会感觉很美。

至于第二个问题,你有没有考虑过全国性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们都是中国人。我们认为这是全国性的吗?我们不太强调血统的问题。事实上,血统是由我们的背景决定的,这为长安服务。这是长安的车,长安是国家的,那是国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