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戈恩的不负责买单?日产:闪现“失速”前兆

国际新闻 浏览(1385)

有人说它一定是在2020年以错误的方式打开的。湖北武汉的疫情、澳大利亚的火灾、非洲的蝗灾和科比布莱恩特的事故.就在今年年初,有太多我们不想看到的东西,这包括次级市场中的汽车行业。

情人节前不久,日产汽车公司对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提起诉讼,戈恩再次说出了企业破产的话。对100亿日元的需求也成了一根无形的触须,暗示着日产汽车业绩的下滑。日产汽车(Nissan Motor)去年曾数次下调利润预期,该公司一直抓住中国市场不放,但仍迎来了“停滞”的先兆。

近10年来第一次季度亏损。2019年第三季度利润下降超过80%

2019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

根据日产汽车发布的2019财年(4月至12月)业绩报告,该财年前九个月日产汽车的营业利润为543亿日元,同比下降82.7%。净销售额达1亿日元,同比下降12.5%,相当于0.7%的营业利润率。净利润393亿日元,比去年同期的3176亿日元下降了87.6%。

最有趣的事情之一是第三财季(10-12月)的营业利润只有230亿日元,远低于之前分析师的平均预期590亿日元,第三财季净亏损260.9亿日元,这是日产自2009年3月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与此同时,日产不得不决定将2019财年的运营利润预期从1500亿日元下调43%,至850亿日元。不久前,日产曾多次将其运营利润预期从最初的2300亿日元下调35%至1500亿日元,如今下调43%至850亿日元。此外,预计此次净收入将从1100亿日元降至650亿日元。连续的强烈地震和公司预期的频繁下调使得日产的乐观利润预期与其他日本品牌形成鲜明对比,这也揭示了日产在这方面的改进措施。

去年12月接任日产新任首席执行官的内田诚(Makoto Uchida)表示,“我们正在取得进展,但销售一直疲软,这要求我们进行比最初计划更多的重组”。数据显示,第三季度日产全球销量下降11%,而2019财年505万辆的销售预测是日产自2013年以来最差的销售业绩。

Nissan:我们为Ghosn的不负责任付出了代价

而且Nissan也给出了当前公司业绩下降的明确原因。除了全球汽车市场环境仍处于调整期这一事实之外,这主要是由于全球主要市场的销量下降,包括日产前董事长卡洛斯戈恩的不当行为及其对日产的不利影响。

首先,就销售业绩而言,根据日产汽车发布的数据,雷诺-日产-三菱联盟2019年全球销量为1016万辆,较去年同期下降5.6%,日产汽车全球销量达到576.2万辆,占联盟份额的51%。从销量分布来看,2019年日产在中国、美国、欧洲和日本的销量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降幅分别为1.1%、9.9%、17.2%和7.8%。要知道,中国和美国是日产在海外的主要战线,销量的持续下滑也直接导致了企业业绩的低迷。

日产还表示,在2019财年的前九个月,全球行业销量同比下降5.0%,至6530万辆,而日产全球销量同比下降8.1%,至370万辆。这主要是由于消费税上涨和台风的影响,其在日本国内市场的销量同比下降6.9%,至38.1万辆。

在完全发达的中国市场,109万的结果与去年基本相同,市场份额增长了0.6个百分点,达到6.3%,可以说中国市场仍然在日产的发展中发挥着关键作用。作为日产的第二大海外市场,日产在美国的销量下降了9.1%,至980,000辆,原因是产品迭代缓慢和其他主要原因。由于环境法规的变化和投资组合的老化,日产在欧洲(包括俄罗斯)的销量下降了16.2%,至395,000辆。在其他市场,包括亚洲和海洋

对此,日产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内田武史也在日产横滨总部告诉记者,“情况已经恶化,但没有浪费时间,因为我们必须继续投资未来的产品。我们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但这需要时间。”奈达成还表示,该公司已经起草了一份离职计划,其细节将于5月份向公众公布。

其次,日产汽车性能的下降是由戈恩引起的,一系列问题也是由戈恩引起的。日产甚至在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发布前夕向Ghosn提出了100亿日元的赔偿请求,预计将起诉Ghosn诽谤日产和联盟。这样,伤痕累累的尼桑更像是在为戈恩的所作所为“买单”。

日产在声明中称,所要求的经济损失与戈恩违反公司董事的信托义务以及盗窃日产的资源和资产有关。与此同时,日产还表示,在戈恩“非法逃避司法制裁”后,它正在增加索赔日产公司认为其索赔是基于日产公司因戈恩及其“多年腐败”而产生的成本,并列出了以下三项损失:

1。使用海外住宅而不支付租金,私人使用公司飞机,支付他的姐姐和他在黎巴嫩的私人律师。

2。与日产对戈恩涉嫌不当行为的内部调查相关的费用。

3。在日本、美国、荷兰和“其他地区”发生的法律和监管成本。

这些索赔基于2019年8月30日日产在英属维尔京群岛对戈恩提起的民事诉讼。在这种情况下,日产声称“未经授权的支付和交易是通过特殊目的实体处理的。”

谁压力最大?答案是,在日产汽车公司运营的公共建筑中,或许没有人比内田诚承受的压力更大。

自2018年以来,日产汽车公司的内部管理一直经历着持续的动荡。然而,两年内三次更换领导层仍无法摆脱公司多数据下滑的萎靡状态。不仅如此,在上任的第一个月,前“战友”关润就在瞬间辞职,离开了他既爱又恨的日本汽车公司。

在内部,围绕着戈恩有无数的原因、影响和企业压力;此外,还需要稳定的联盟关系和外部疑虑。内外夹击使这位54岁的男子形容枯槁。如今满目疮痍的日产汽车有限公司在内田诚的眼中或许仍充满希望,但在外界眼中,他已成为对此负责的“挑大梁的人”。

日产2019财年第三季度财务报告于2月13日发布,恰好与网易程正式上任的同一个月。因此,说日产没有改变日产是不负责任和不准确的。日产在他的调整下是否会有任何明显的改善,仍需要我们等待财年第四季度和更多数据得出最终结论。

然而,2019财年第三季度下滑的冷数据不可否认地描述了日产“停滞”的事实。然而,根据法律规定,世界上的所有事件都将被分为长时段和长时段,日产和雷诺-日产-三菱联合汽车公司(Renault-Nissan-Mitsubishi Union)一直被分手的谣言所困扰,它们利用合作来打破这一虚假消息。日产也在耐天成的命令下逐步进行了调整。

▲日产的新款Ariya概念车

日产表示,其当前的业务转型基于三大支柱:

1。重建我们在美国的业务实力;

2。提高运营和投资效率,采用新产品;

3。新技术和日产智能旅行促进稳定增长。

关于重建其美国业务的实力,日产表示,作为改善公司状况的全面计划的一部分,该公司正努力维持平均价格,减少激励措施和经销商库存,并将车队销量提高至更合适的水平。这些措施旨在增加利润,提高销售质量的措施也开始对日产的业绩有所贡献。

日产将通过提高生产能力和生产线效率,在改善运营和投资效率方面取得进展。产品线按计划进行了调整,日产决定终止达特桑品牌在印度尼西亚的销售,并利用其技术优势战略性地专注于某些车型

另一方面,新产品、新技术和日产智能旅行带来的好处将是日产业务转型的重要支柱。日产计划在北美推出一款新的SUV,在新兴市场推出一款紧凑型轿车和一款紧凑型跨界车,并在日本推出一款电动动力传动系统和一款新的跨界电动车。日产认为,从2020财年下半年开始,这些新车的推出将大大改善产品结构,缓慢调整性能下降,甚至弥补赤字。

其次,为了挽回劣势,日产提出了4800亿日元的成本节约计划。这意味着,除了降低期望值和不参加2020年日内瓦车展,日产还将不得不解雇大量员工。

2019年7月,日产提出全球业务复苏计划,包括裁员、组织结构和市场中心调整,以恢复业绩。日产公司预计到2023年全球生产能力将减少10%,以控制成本。

关于该计划的具体实施,一些国外媒体最近表示,日产将在目前裁员人的基础上,进一步裁员至少4300人,包括美国、欧洲、中国等市场。作为计划的一部分,据说日产还将计划关闭两家工厂,为公司到2023年实现至少4800亿日元的利润增长做准备。

这里应该指出的是,日产公司曾希望通过裁员16,000多人、关闭两家工厂和减少一些工厂产能来保持中国市场的正增长。然而,日产当前财年的预测没有考虑到新皇冠肺炎的影响,这将加速日产2020年业绩的负面影响。

▲东风日产乘用车公司花都二厂

目前,中国零部件制造商的关闭直接导致日产九州工厂的关闭,而日产在中国的生产基地已推迟至2月17日,并将陆续复工(东风日产武汉工厂复工时间待定)。此外,由疫情引发的备件供应和物流问题也将导致日产在日本的三家工厂产能不足。

根据日产的最新销售数据,日产1月份在中国的销量为8辆,同比下降11.8%,但这仍然是日产非常重视的部分。然而,在这种流行病的情况下,仍然拥有优势和希望的中国市场正慢慢成为压倒日产的最后一根稻草。

大字标题说:今天的汽车工业正处于一个转型期,汽车公司正在一个接一个地开始他们自己的新时代。尽管有前老板的谣言和“诽谤”,日产仍在试图做出调整。我们仍在等待变化,看看以奈达成为首的新领导层是否会在日产未来的复苏中取得重大进展。但从吉利加速与沃尔沃的合并来看,在全球汽车海啸中,攻击可能是生存的最佳防御方式。此外,截至发布之时,雷诺集团还正式宣布了2019财年的亏损。因此,加强和巩固联盟关系是盟友共同“致富”的指路明灯。